山东新潮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对《关于对山东(6)_万丰国际网址_13035927333
山东新潮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对《关于对山东(6)
分类:创业故事 热度:

2019年1月7日,公司及公司律师向长沙泽洺发送了调查函,要求其配合说明与公司、公司时任及现任董监高、公司前十大股东是否存在任何直接或间接关联,与“德隆系”是否存在任何直接或间接关联。长沙泽洺复函称,长沙泽洺执行事务合伙人杭州兆恒同时也担任公司截至2017年6月的前十大股东中宁波祺顺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宁波祺顺”)的执行事务合伙人。

D.长沙泽洺与“德隆系”是否存在任何直接或间接关联

根据浙江犇宝收到的民事起诉状,2017年6月,长沙泽洺以其持有斯太尔的股票提供质押担保,向浙江众义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众义达”)借款5亿元人民币,借款期限为3个月。因借款到期未偿还,浙江众义达于2018年5月2日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将长沙泽洺及其合伙人、唐万新等相关方作为共同被告,浙江犇宝作为长沙泽洺的有限合伙人也被列为被告之一。在该诉讼中,浙江众义达提起的具体诉讼请求如下:1、请求判令被告长沙泽洺归还借款本息及罚息552,438,850.43元、支付律师代理费13,258,532.40元,财产保全担保费226,369.46元,共计565,923,752.29 元。2、请求确认浙江众义达对长沙泽洺持有的斯太尔的73,375,260股拍卖、变卖价款在本案诉讼标的内享有优先受偿权。3、请求判令唐万新、杭州兆恒对前述第1项诉讼请求的付款义务承担连带责任。4、请求判令浙江犇宝在17,000万元范围内对长沙泽洺在上述诉讼中的付款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等。

公司及公司律师于2019年1月7日向长沙泽洺发送了调查函,要求其配合说明与公司、公司时任及现任董监高、公司前十大股东是否存在任何直接或间接关联,与“德隆系”是否存在任何直接或间接关联。长沙泽洺复函称与“德隆系”不存在关系。

2)上海域圣与公司、公司董监高、公司前十大股东是否存在任何直接或间接关联,与“德隆系”是否存在任何直接或间接关联

A.上海域圣与公司是否存在任何直接或间接关联

经公司查询,上海域圣股东与正和兴业法定代表人姓名均为“蔡红军”,另根据前述,正和兴业通过隆德长青持有新潮能源股票。截至2019年1月10日,隆德长青持有新潮能源股票100,849,256股,占新潮能源总股本的1.48%。

另经公司自查公司及公司子公司2014年至本回复出具日期间的合同台账,在上述期间,除投资长沙泽洺1.7亿元事项外,公司在采购、销售、借款、融资方面,不存在与上海域圣订立合同的情况。

B.上海域圣与公司董监高是否存在任何直接或间接关联

2019年1月7日至1月8日,公司及公司律师向公司时任及现任董监高发送了调查函,要求其配合说明其与上海域圣是否存在直接或间接关联,时任及现任董监高回复,其均说明与上海域圣不存在直接或间接关联。

C.上海域圣与公司前十大股东是否存在任何直接或间接关联

2019年1月7日至1月8日,公司及公司律师向公司截至2017年6月及2019年1月的前十大股东发送了调查函,要求其说明其与上海域圣在股权或业务等方面是否存在直接或间接的关联。截至本回复出具日,公司截至2017年6月及2019年1月的前十大股东回复如下:

D.上海域圣与“德隆系”是否存在任何直接或间接关联

2019年1月7日,公司及公司律师向上海域圣发送了调查函,要求其配合说明与公司、公司时任及现任董监高、公司前十大股东是否存在任何直接或间接关联,与“德隆系”是否存在任何直接或间接关联,并于2019年1月9日12:00前进行回复。截至本回复出具日,公司及公司律师未收到上海域圣对上述事项的回复。

3)杭州兆恒与公司、公司董监高、公司前十大股东是否存在任何直接或间接关联,与“德隆系”是否存在任何直接或间接关联

A.杭州兆恒与公司是否存在任何直接或间接关联

经公司自查公司及公司子公司2014年至本回复出具日期间的合同台账,在上述期间,除投资长沙泽洺1.7亿元事项外,公司在采购、销售、借款、融资方面,不存在与杭州兆恒订立合同的情况。

B.杭州兆恒与公司董监高是否存在任何直接或间接关联

2019年1月7日至1月8日,公司及公司律师向公司时任及现任董监高发送了调查函,要求其配合说明其与杭州兆恒是否存在直接或间接关联,时任及现任董监高回复,其均说明与杭州兆恒不存在直接或间接关联。

C.杭州兆恒与公司前十大股东是否存在任何直接或间接关联

上一篇:阎庆民:完善私募基金治理 尽快推动上海科创板试点落地 下一篇:回购政策落地 稳定股价又有利器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