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新潮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对《关于对山东(3)_万丰国际网址_13035927333
山东新潮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对《关于对山东(3)
分类:创业故事 热度:

二、公告显示,公司曾于2018年11月8日申请仲裁,于11月9日提起诉讼,请明确说明公司为何均未及时披露上述仲裁、诉讼事项,以及未予披露上述事项的决策人或责任人。

我公司就上述仲裁、诉讼事项及时履行了信息披露义务,主要理由如下:

1、公司在此之前曾公告过本案的案情。

公司曾于2018年5月31日就交易所《关于对山东新潮能源股份有限公司部分银行账户资金被冻结事项的问询函》进行了回复并予以公告(公告编号:2018-067),其中披露了本案的各方当事人、基本情况:

(1)公司全资子公司浙江犇宝于2017年6月出资1.7亿元人民币认缴长沙泽洺1.7亿元有限合伙份额,其中普通合伙人为杭州兆恒、有限合伙人为上海域圣。

(2)浙江犇宝作为长沙泽洺有限合伙人,其认缴的出资份额(1.7亿元人民币)均已全部出资到位。

(3)根据浙江犇宝与杭州兆恒、上海域圣签署的相关协议,浙江犇宝本次入伙长沙泽洺的时限为一年,如浙江犇宝出资到位满一年后,长沙泽洺持有斯太尔动力股份有限公司股份未减持变现,则杭州兆恒及上海域圣须在浙江犇宝合伙资金到位一年后的10个工作日内完成浙江犇宝退伙手续,全额返还本金,并按12%的年利率向浙江犇宝支付投资收益;在此期间如长沙泽洺减持斯太尔动力股份有限公司股份导致浙江犇宝本次投资产生损失或投资收益不足12%的,则该损失或差额部分由杭州兆恒、上海域圣承担及补足,杭州兆恒、上海域圣及长沙泽洺承诺在亏损或浙江犇宝预期12%收益无法取得事实发生后的10个工作日内,全额返还浙江犇宝入伙资金(1.7亿元人民币),并由杭州兆恒、上海域圣按12%的年利率向浙江犇宝支付应收投资收益。

(4)若本次投资导致浙江犇宝产生任何经济损失,公司将采取法律措施,向杭州兆恒、上海域圣等相关责任主体进行追偿。

2、公司申请仲裁和提起诉讼时,该事项未达到法定披露标准。

公司申请仲裁和提起诉讼时,该事项未达到《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及《临时公告格式指引第八号 上市公司涉及诉讼、仲裁公告》规定的披露标准:

(1)公司基于同一案件事实分别向北京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和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涉案金额均为1.98亿元人民币。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归母净资产为135.64亿元,涉案金额未达到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0%;

(2)彼时,案件刚刚申请仲裁和起诉,且尚未采取诉前保全措施,公司聘请的律师和审计会计师事务所无法就该事项出具专业意见,可能导致的对当期损益的影响尚无法判断。

3、申请仲裁及提起诉讼时未主动公告是基于维护公司和股东利益的考虑。

2018年11月,杭州兆恒作为长沙泽洺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就本案与公司进行了多次的沟通和协商,提出了和解意向,并以公司不主动公告作为和解谈判的前提条件。为了维护和保障公司及股东权益,公司暂未进行主动公告披露。

4、公司管理层结合谈判未果的情况与诉前保全的结果,判断本次仲裁及诉讼事项可能导致的损益达到披露标准后,第一时间进行了公告。

2019年1月4日,公司聘请的律师向公司报告了上述仲裁和诉讼相关的诉前财产保全情况,并向公司出具了《备忘录》。经与律师和公司审计机构分析协商,公司管理层初步判断本案将对公司损益产生较大影响,故于2019年1月5日及时披露了《关于全资子公司浙江犇宝实业投资有限公司涉及诉讼与仲裁公告》(公告编号:2019-002)。

综上所述,鉴于:公司于2018年11月申请仲裁和提起诉讼时,本次仲裁及诉讼事项的涉案金额未达到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绝对值的10%,且公司管理层无有力证据判断本次仲裁及诉讼事项可能导致的损益金额,本次仲裁及诉讼事项未达到法定披露标准。同时,彼时公司正在和对方进行协商沟通,本着妥善解决、最小化影响的原则,也是出于维护公司及股东利益的考虑,公司未于申请仲裁及提起诉讼时主动披露上述事项。2019年1月4日,公司管理层基于律师的专业意见,判断本次仲裁及诉讼事项可能导致的损益达到了公司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净利润的10%以上,达到了法定披露标准,及时进行了信息披露。

三、公告显示,浙江犇宝于2017年6月19日向长沙泽洺账户支付了1.7亿元投资款。请核实并补充披露:上述资金目前的去向及具体用途,并明确说明当前上述款项是否存在回收可能性。

上一篇:阎庆民:完善私募基金治理 尽快推动上海科创板试点落地 下一篇:回购政策落地 稳定股价又有利器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